安可洛美达

我会悲痛地诅咒我的星宿:
这使得我的爱和我天悬地殊
噢,要是她负心,我就要把他
碎尸万段,把温情踩在脚下!
我要为我的坎坷诅咒人的福气,
然后静静死去,被人忘记。

转载翻译,初代相关,授权在第三P


题目x:

1.《想当年瓦皇可爱得像拉拉肥,why now he is danm strong》

2.《敌军听着,你们已经被我索鲁斯包围了.jpg》/《我索鲁斯没有开挂.jpg》



作者:さやかじょう(@ sayakajou_ff14)

地址:

https://mobile.twitter.com/sayakajou_ff14


翻译:原po

嵌字:@羊排佐松露

芝诺斯相关短篇(3/3)

转载翻译


芝诺斯相关短篇(3/3),太短了都不想分开发,内容互不关联。

禁止二传二改和商用,授权往前翻,我也不知道在哪一页(。)


作者:灰

地址: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9269738


1、光芝诺(腐)

2、幼芝

3、芝诺斯和芙朵拉




1、光芝诺(腐)



【好无聊。】

“你能不能闭嘴。”你一句话想打发了从身后靠过来的皇子。

【拿出武器、陪我玩、和我战斗、杀戮,看着我。】

“刚不是跟你说过我在做什么吗!”

你不是故意要冷落他,方才开始调配炼金药实在腾不出手。刚拿了万一不小心或手抖就不知道会闯什么祸的烈性药,芝诺斯就从背后黏上来绝对是故意的。

【那瓶子和我到底谁更重要?】

“当然是你啦,可炼金药只要弄错一滴就会爆炸懂吗。”纤细的移液管小心翼翼贴近液面,为了不让任何细微冲击造成反应必须目不转睛,你都没眨过眼。

【……】

芝诺斯似乎暂且放弃了,怄气般扭过脸,身体仍然紧紧贴着你,他真的很重,但是被冷落就闹别扭的样子竟然有一点点可爱。你暗自偷笑,接下来需要把烈性药和猛毒药混合——


“你个混蛋啊啊啊!!”你爆发了,猛地放下烧杯回头。

【干什么,又没爆炸。】

“别胡闹了!不要抓我胯下!”即使是光之战士被人从背后抓住要害也无法集中精神,证据确凿之下嫌疑犯仍然一本正经的样子。

【不都怪你不理我吗。】这是人话吗,还把责任甩给被害人。

“为什么总在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凑过来……”

无论做烹饪、皮革还是木工,只要你拿出材料摆好工具芝诺斯就扑上来,动作幅度过大割伤了手指也不止一次两次,看到你流血他会笑得很开心,所以你并不好受。

【嗯,想看你毫无防备的样子。】他边说便在你背上捣乱,【如果是这种时候我可以杀你,一刀就能杀了你,想到这个我就忍不住了,像伫立在战场上那样亢奋,心脏止不住狂跳。】为了证明他所言属实,胸膛贴在你的后背上,你确实能听到心跳声透过单薄衬衫和厚实的胸肌传来。

这个绝对零度的皇太子芝诺斯竟然像怀春少女一样心脏乱跳,在你眼前。

【能杀死你固然很愉悦,可这么简单就结束了也很可惜。】所以他百般打岔,想引起你的注意。

“老天,至少用嘴说啊,不要抓着我胯下……!”你希望别暴露自己耳根泛红,语调越来越激动仿佛在掩饰自己的动摇,芝诺斯只是歪了歪头。

【那你来摸我这里。】

“等等、笨蛋、别傻了!!”

芝诺斯坐在地板上故意猴子偷桃这种事如果被帝国人看见,那倒霉蛋铁定命都没了,你生理上难受而且心理上悲伤,深切感受到他对你至今为止的花招一点兴趣都没有。

【——我真想杀了你。】

嗯?他说了什么?

【你每次把我压在床上像这样抓住要害,我都只想杀了你。想马上切开你的喉咙沐浴在鲜血中、扯烂四肢让你断气。不对,我想活生生挖出你的心脏,捏爆眼球,砍断你的脚。这种想法让我很痛苦。】

他白皙的脸颊泛起了血色,手指逐渐使劲,你意识到现在与其担心自己会被捏废掉,还是赶紧先解决了芝诺斯为妙。

【但这样太过可惜,你应该和我全力厮杀,不论杀你或是被你杀死都十分美妙,我却明白现在时机未到,所以为了压抑冲动一直很苦恼。】

他的情绪糟糕,恋慕、杀人欲、情欲和破坏欲搅合在一起把他的脑子搞成浆糊,把发情误认为杀意、杀死生物的喜悦误认为恋慕。而你感到恐惧也就是瞬间的事情。

“我懂了。”你放下烈性药和猛毒药,注意力回到芝诺斯身上,管他妈爆炸还是起火,现在不管怎样芝诺斯才是第一位。

“那就来干吧。”攻略无数艾欧泽亚有名人物的真挚双眼凝视着芝诺斯,你双手包住他握着你胯下之物的手,缩短你们的距离。老实说你很兴奋,心里还有点蠢蠢欲动,因为这股杀意只能是人性缺失的男人唯一表达爱情的方式了。连拥抱亲吻都没有的感情只有你自己能接受它,并给予回应。某种角度上你们确实是两情相悦的,命中注定就是偏偏有这么相配。

【你终于想通了吗,早那么做不就好了。走吧,别磨磨蹭蹭的,让我们迅速释放这种冲动。】

芝诺斯满脸喜色站起来拉着你。你不禁想到他知道你要带他去卧室吗,当然,也可能你俩指的不是同一件事。你打着自己的算盘任由被他拉走,身后的危险物品安然无事,或许是奇迹般地取得了平衡也说不定。


END






2、幼芝


“你去杀了他们。”瓦厉斯军团如此吩咐道。

虽然不清楚他的意图,但被扔出来的两个人是以企图危害加雷马被判处死刑的属州出身的间谍,那确实死有余辜了。芝诺斯听了他父亲的命令,只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第一个男人死于一剑穿心。枪刃上还滴着死者的血,年龄还算不上青年的孩子眼神冰冷,立即转向第二个人。他用刀尖描摹着被反绑双手的人的身体,眼眸闪着微光,似乎因好奇心驱使想在这个人身上找些有趣的东西。

于是第二个人被尽情地玩弄致死,从指尖寸寸斩断,强行忍着惨叫声最后自己吓死了自己。少年用刀尖戳着被拖出来的内脏,在男人咽气后百无聊赖地扔掉了武器,随后尸体被迅速处理干净。


“你去杀了她们。”瓦厉斯军团长第二次说这句话时,被揪出来的两位女性是被处刑的军官的妻女,终归也要被枪/毙的。芝诺斯殿下眼神古井无波,颔首领命。

第一个女人被砍了头,少年郁郁寡欢地避开血液喷溅的抛物线,转而面对第二个女人。年轻女孩忍不住哭了起来,芝诺斯突然表情一凛,以难以捉摸的速度砍下了她的头,同样扔下剑丢出一句“无聊”。


“你去杀了他。”瓦厉斯军团长第三次说这句话,犯人是效忠于国父次子子嗣的暗杀者,对国父直系血脉瓦厉斯持有反意的男人,企图暗杀皇帝的曾孙。芝诺斯殿下一脸无所谓地点了点头。

在少年即将砍飞犯人脑袋的瞬间,男人用暗器割断绳子,一下子扑了过来。少年轻松将其打倒,勾起嘴角,他很高兴地享受这次反击,然后虐杀了男人。之后少年说了一句话,“这次的猎物相当有趣。”


[Twitterより 2018.02.18 改稿]


END






3、芝诺斯和芙朵拉


骷髅连队是阿拉米格青年编成的别动队。

至于为什么称为骷髅,因为那是大家的尸体堆积而成的。大家对于帝国市民而言不过是用完就丢的肉盾,除此以外毫无用处的弃子,所以戴上骷髅假面组成骷髅连队。

芙朵从来没有为那件事感到羞耻,即使出身阿拉米格、拥有市民权却被帝国人视为野蛮人,身为女性被人诸多诽谤也都无所谓,挺起胸膛说自己就是如此。哪怕趴在地上吸着泥浆水也总有一天要取得自由。

……她并不感到羞耻,或许其实就是厌恶阿拉米格人的现状。


芙朵拉看到芝诺斯从飞空艇的舷梯下来,甚至都不举起一只手向那些献上国歌和敬礼的士兵致敬,便踏着军人特有的坚毅步伐消失在众人视线里。

将太子那顶给人带来死神印象的头盔与自己的骷髅假面相提并论是何其僭越,但芙朵拉依然为他们都钟意骷髅这个元素而感到自豪。

阿拉米格的前总督盖乌斯阁下事务繁忙,有些方面难免鞭长莫及,以至于这个国家从来不会缺少对被视为叛徒的同族的泄恨行为。想想她父亲怎么死的就知道了。

阁下牺牲后由皇太子芝诺斯接替总督之位,他对阿拉米格居民彻底不闻不问,只是想狩猎才来这里。为了让自己不论做什么,国家也能正常运作,他征用一些当地有才能的人物为他办事。

从这方面来说他是个公平的人,因为是他第一次派给这支徒有其名的游击队、被当作累赘的骷髅连队一件实干的差事。


“你来报告事情的始末,芙朵拉。”

“……遵命。”

芝诺斯脱下头盔,白瓷般的脸颊泛着红潮,可笑的是他仿佛少女急切地催促芙朵拉报告。

“白山堡陷落,占领那里的联合军将前线延伸到湖畔地带只是时间问题。”

“无所谓。你看到那个男人了吗?”

“……是的。”

芙朵拉心不在焉地想着芝诺斯竟然对阿拉米格城至关重要的关卡沦陷了毫不关心,他对大部分事物态度冷淡,却没料到也有迫切想获悉的东西。

“根据通讯显示,我方在白山堡最高层的司令室内和光之战士等三人交战,我方一人严重负伤,最后在增援掩护下撤退了。”

“那就好。”

芝诺斯满足地吐出一口气,靠坐在宝座上细长的双眼看都不看芙朵拉。联军正要入侵,光之战士也一定会同时抵达这里。

芙朵拉觉得芝诺斯从多玛视察回来后就变得很奇怪,原以为是抓到了新的“玩具”而兴奋不已,哪知似乎并非如此。

就是那个男人。芙朵拉咬紧牙关转述了口信,不过就是一介冒险者,却对阿拉米格政局横插一脚让情况变得棘手无比。

“这么说来,”皇太子想起了什么似的补充道,“我命令过你用白山堡的长距离炮射击,没能打出第二发倒是遗憾,假如在那边能削减对方的兵力也许就不会被攻陷了。”

芙朵拉忽然感到自己内脏猛地抽搐了一下,但是听语气仿佛芝诺斯在跟她开玩笑,像在谈论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什么炮台被人破坏、敌人趁机突破白山堡、还有被炸死的敌军和我军,一切都无法入他的眼——


“但这是使饥饿的野兽觉醒的良好刺激。你觉得你遇到的那些人怎么样?愤怒吗,憎恨吗,你会胡乱挥动爪子,努力着一定要向他们亮出利齿吗?”

芙朵拉觉得芝诺斯殿下实在非常奇怪。

不分敌我地把人命视为草芥,让军事要塞被人攻陷只是为了自己开心,一听说有有趣的东西就敢让叛军夺回国家,现在还打算放敌军进入阿拉米格。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芙朵拉害怕的是芝诺斯的疯狂带有了目的性。以前芝诺斯的趣味是随心所欲的,剖开野兽肚子扯出五脏六腑,割断子女的喉咙挑衅他们的父母,一个不喜欢连部下都能砍死,他指向性暧昧不清的暴行对于部下来说宛如天灾。

那可能是芝诺斯在动荡的局势中分辨有能者和无能者的智慧,或者是他想抹杀理性故意装疯卖傻,因为他偶尔能一针见血地指出人们的痛楚。暴虐的他随心所欲杀人,偶尔也闪现无法隐藏的睿智之光实行高明政策,所以芙朵拉他们才看到了那如同神一般的威光。

或许这份信仰和他们之前信仰拉尔戈一样,芝诺斯引导着他们,犹如古时破坏神将阿拉米格人祖先指引到山上。

但那个男人——冒险者,打破了现状。

据说他们在星导寺初遇、多玛再次相逢之后芝诺斯殿下就变了。虽然依旧疯狂暴虐,但这次确定了方向,希望再见到蛮族英雄一面才开始使用他的力量。

无意义的破坏就是灾害,但加之人的意志就和有指向性的大炮没什么两样。那个冒险者、光之英雄把芝诺斯大人变成人类了。

芝诺斯无视了暗自咬牙的芙朵拉,继续自我陶醉:

“很好,就是那样,把愤怒作为食粮到我脚下来。用你的力量打开城门,攻入城堡来到我身边,只有这样才有与我战斗的价值。”

芝诺斯陷入了一段单方面的恋情,像所有天真的姑娘那般渴求着对方。


为神而生,献祭于神的东西是活祭品,神被满足后向信徒下赐恩宠。如果所谓的恩宠就是让人战死又该如何看待?不仅是敌人,己方也被他玩弄于股掌,连遗骸都不看一眼。这种死亡,同胞们又会有何想法。

芙朵拉眼里堕落成为人类的芝诺斯殿下已经不会再关心他们这些底层人民,只是一心一意等待着那个冒险者,好比现在这样。而那个弑神者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正在朝这里前进。她能做的,她唯一能做的事情只有在冒险者到来前阻止他,堕落的东西无法挽回,正因如此才要在芝诺斯完全堕落到俗世之前阻止。

最后即便芙朵拉说想要告退,芝诺斯嘴角的弧度依然不曾消失。站起身离开的背影,以及被窗外透射进来的阳光映照的侧脸,都仿佛他是通晓一切结局的神一般——使芙朵拉至今仍因畏惧而颤抖不已。


END

推特转载

【5.0剧透警告】

【5.0剧透警告】

【5.0剧透警告】

【5.0剧透警告】


含初代x黑骑公式光,剧透内容放在后面

禁止二传二改和商用,授权在最后一P


地址:








https://mobile.twitter.com/kprs_ff

作者:@ kprs_ff


【授权转载】


喜欢短裤小男孩吗

(内含私设光的【剧透警告】,授权在最后1p,禁止二传二改)


作者:SEOUL MILK ソウルミルク@seoulmiruku


地址:

https://mobile.twitter.com/seoulmiruku

授翻存档

授翻存档

【光芝诺】Blue film

光之战士X芝诺斯(男精),BL

作者:灰

地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9681479

翻译:安可洛美达

润色:狗壮


走外链,辣鸡老福特


https://shimo.im/docs/I1mpm7NyPJoGu235/ 

《【光芝诺】Blue film 备份》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https://weibointl.api.weibo.cn/share/74353825.html?weibo_id=4379429717132957

DMC5~Visions of V~序

翻译:原po(安可洛美达)

warning:BUG有,仅供娱乐。除我以外的人,未经允许禁止二传二改至其他平台(包括嵌字的形式)。Q群和小窗转播无所谓。